麦道夫之死 留下了什么?

麦道夫之死,留下了什么?

王衍行 财富中文网

美国时间4月13日,历史上最大庞氏骗局制造者麦道夫在千夫所指中走完了82年的人生。

麦道夫在金融市场犯下的罪状罄竹难书,死亡也未能为其罪孽划上句号。麦道夫从未得到过原谅:正义的人还在为故去的受害人呐喊,被麦道夫骗到家破人亡的受害人依旧与他不共戴天。

世界最大的金融骗局

骗局的设计:麦道夫精心设计了一个巨大的、基于层压式投资的“庞氏骗局”。他利用对冲基金,以虚设投资项目为诱饵,通过承诺10%-15%的高收益率,吸引了金融机构、个人投资者甚至资深银行家们的巨额资金投入。

麦道夫对“客户”们许诺,他管理的基金不管在牛市、熊市,年化收益都能达到10%以上,但是他对于基金的运作和投资策略却讳莫如深。如果“客户”打破砂锅问到底,他就拒绝接受该“客户”的投资。

在精心制作的虚假财务报表,和投资者与监管机构深厚信任的支持下,麦道夫多年安稳地操纵着他的诈骗计划。

麦道夫通过捏造利润来招揽并取悦机构客户。实际上,他自始至终没有为客户执行过一笔交易,也没有为客户进行过任何证券买卖,因此麦道夫的基金就是“现金进、现金出”。麦道夫只是将投资者的资金存入美国大通银行的一个账户,把以前客户的资金支付给新客户,并向客户提供伪造的账户对账单。

利用光环骗取公众。麦道夫算得上是华尔街的传奇人物,甚至曾与巴菲特齐名。在担任美国纳斯达克股票市场公司董事会主席期间,他主导股票电子化交易的形成,奠定了现代股票交易系统的基础,并先后促成苹果、思科、谷歌等知名企业上市,可谓功成名就。

麦道夫公司网站上曾有这样的声明:“麦道夫本人追求完美无瑕的从业记录,致力于公平交易,并保有高尚的道德标准,这些一直以来都是本公司的标志。”

他为何能在美国大行其道20年之久?纳斯达克主席的荣誉光环、良好的口碑、过往的信誉基础,都使投资人对他的产品无比信任。

麦道夫导入目标客户分为两个阶段:第一阶段 “吃熟不吃生”,麦道夫的骗局从友人、亲属和乡村俱乐部的熟人下刀。在营销上,他就是利用朋友、家人和生意伙伴发展“下线”,让他们通过发展新的“下线”获得佣金。

第二阶段“吃大不吃小”,麦道夫利用加入棕榈滩乡村俱乐部的机会结识犹太富豪,从中发展自己的“客户”。棕榈滩乡村俱乐部会员门槛非常高,会员都是犹太人,会员费30万美元,会员每年的慈善捐款达30万美元以上。麦道夫在取得会员们信任之后,还会通过他们的介绍结识更多的富豪。

麦道夫设置的投资门槛是渐进的,开始只接受单笔100万美元以上的投资,后来变成只接受单笔500万美元以上的投资,最后只接受单笔1000万美元以上的投资。

于是,对冲基金、养老金计划和大学捐赠基金将数亿美元委托给了麦道夫。其商业运作十分秘密,独立审计报告都是由一家位于郊区铺面办公室的单人公司签署的。

在“理财权威”的光环之下,麦道夫在20年间精心设计了一个“拆东墙、补西墙”的金字塔式庞氏骗局,涉案金额高达650亿美元。

东窗事发。2008年的金融危机成了他的末日。对冲基金和其他机构投资者迫于其客户的压力,开始从麦道夫那里的账户提取数亿美元。到2008年12月,超过120亿美元的资金被取走,却几乎没有新的现金流来支付这些赎回。

面对山穷水尽,麦道夫向他的两个儿子承认,他的资金管理业务实际上是个“弥天大谎”。他的两个儿子把真相报告给了执法部门,麦道夫被捕。

受害者。在这起骗局中,总共有136个国家的3.7万人受骗,其中一些人在一夜之间从财富充裕,跌落至极度绝望的境地,账面亏损总计648亿美元。

很多人的职业声誉毁于一旦,十几名著名对冲基金和财富经理把客户的钱交给了麦道夫,结果全部赔光。有多人因对亏损感到绝望而自杀,一些投资者因被骗而失去了他们的住所,从此只能生活在颠沛流离之中。受骗者中有著名导演斯皮尔伯格、演员凯文、MLB纽约大都会队前老板及房地产开发商威尔彭、名人堂投手库法克斯、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韦塞尔等社会名流。

个别对冲基金公司损失近80亿美元,还有不少犹太学校和慈善组织也损失惨重。受骗者中还有一些金融机构,如汇丰银行、法国巴黎银行、日本野村证券、苏格兰皇家银行、桑坦德银行、韩国人寿保险公司等。

世界服装企业家夏皮罗是损失最大的个人投资者。夏皮罗旗下的公益基金向麦道夫的基金投资了1.45亿美元,除了公益基金的投资外,夏皮罗及其家人还将另外4亿美元交由麦道夫管理。

罪有应得

2009年,麦道夫被判150年监禁,同时法院还开出了史无前例的高达1700亿美元的罚单。麦道夫受到包括证券欺诈、邮件欺诈、电讯欺诈、洗钱、伪造财务报表、作伪证在内的11项刑事指控,他给投资者造成的损失达数百亿美元之多。

一位参审法官称,这位金融巨骗的罪行“极其邪恶”,是“这个时代最为恶劣的金融犯罪之一”。他又称“我2009年作出判决的目的,就是要他在监狱里度过余生。”他还表示,“自判决后的11年来,没有什么事曾动摇过我的想法。

另一位法官表示:就是要麦道夫把牢底座穿。

2020年6月,一名法官拒绝了有关特赦释放麦道夫的请求,称其犯下了“有史以来最恶劣的金融犯罪之一”,导致“许多人至今仍在受苦”。

麦道夫曾经希望得到特朗普的宽大处理而获得减刑。但麦道夫案的主要检察官表示,“他当前的要求肆无忌惮,我有信心负责评估此类申请的(司法部)律师将拒绝接受”。他还说,麦道夫得到了公正的判决,一方面惩罚他在数十年的犯罪行为中,对成千上万受害者的伤害。另一方面发出一个响亮而明确的信息,以阻止潜在的欺诈者重蹈覆辙。

除了麦道夫之外,包括其弟弟彼得在内的十多人被判犯有联邦罪。

株连家族

麦道夫曾经说过:正如我的一些受害者所指出的那样,我给我的家人和孙辈留下了耻辱的遗产。假话连篇的麦道夫,说了这句难得的实话。

麦道夫的妻子露丝一直在麦道夫公司任职,她同意放弃她名下约8000多万美元的资产,拍卖后赔偿受害者。根据与联邦检察官的和解协议,她留下了250万美元。妻子还拍卖豪宅与游艇偿还投资者。露丝住在一处公寓,只要购买超过100美元的东西就必须向监管部门申报。

麦道夫的两个儿子过去都在他的公司担任高层职位。麦道夫的长子马克曾是公司的销售主管,他在2010年12月11日,也就是他父亲被捕两周年纪念日自杀身亡。在他曼哈顿公寓的客厅里,人们发现时年46岁的马克在一根拴在管子上的狗链上吊着。自杀原因是其屡屡接到恐吓电话,并长期受到舆论谴责。

2014年9月3日,麦道夫的小儿子安德鲁死于癌症,年仅48岁。生前,安德鲁也因长期受到抨击而郁郁寡欢。

2012年6月,曾在公司担任首席合规官的麦道夫的弟弟,承认了与此相关的联邦税务和证券欺诈罪名。2012年12月,政府没收了他的所有个人资产,以补偿他哥哥的受害者,他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。

难解的疑惑

他的作案动机究竟是什么?至今依旧没有明确答案可以解释麦道夫为什么要这么做。

麦道夫曾经辩解到:“我有足够的钱来支持我和家人的生活方式。我不需要这么做,我不知道为什么。”他说:“我只是让自己被说服了,我想我可以在一段时间后自拔。我以为这将是很短的时间,但我就是不能。”

只能说,贪婪使麦道夫丧失了理智。假设,麦道夫将资金投资到其所支持上市股票,如苹果、思科、谷歌等知名企业,那么,他必然会得到十倍甚至百倍的投资回报。

为何忽视了预警?对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而言,这是其75年历史上最丢脸的一次失败。

最早从1992年开始,SEC就对麦道夫欺诈案的超过六条可靠线索进行了调查,但均未有成果。2001年,《巴伦周刊》发表了专题文章,怀疑麦道夫回报率“作假”,并质疑他放弃了业内标准的收取20%业绩佣金的做法。文中称,麦道夫的基金从来没亏过钱,即使在市场低迷的年份里也是如此,比如在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后普遍亏损的2001年,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。

有关部门忽视了预警,使麦道夫更加有恃无恐,最终酿成了悲剧。

为何偏听偏信麦道夫一面之词?SEC监察长说:“在过去16年里,大量具体的投诉和新闻文章,对麦道夫是否真的在交易一事,提出过严重质疑。”然而在三次检查和两次调查中,SEC从未给予他“彻底而称职的”审查,例如独立核实他的交易。

SEC的执法人员并没有追踪明显的欺诈证据,而是决定相信麦道夫所说的,他的行为是合法的。这位SEC监察长还说:“当麦道夫在证词中对重要问题作出含糊其辞或自相矛盾的回答时,人们还是认为他的解释是可信的。”

麦道夫每每被问到产品投向何处时都是讳莫如深,甚至以“内幕消息”作答。在巨大的金融诈骗背后,都应该反思金融监管的不作为、乱作为问题。

麦道夫走了,但金融骗局依旧没有斩草除根,这一问题在一些地区甚至愈演愈烈。金融防范之盾有时难以防御金融诈骗之矛。但我们能够做自己最好的保护者,并为受害者呐喊。

这种呐喊,也是为自己铸造护身符。(财富中文网)

注: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财富中文网立场。

本文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、中国财政部内部控制标准委员会咨询专家、中国银行业协会前副秘书长

在财富Plus,网友们对这篇文章发表了许多有深度和思想的观点。一起来看看吧。也欢迎你加入我们,谈谈你的想法(扫码下方二维码即可下载财富Plus)。

PC4f5X

文章作者信息...

留下你的评论

*评论支持代码高亮<pre class="prettyprint linenums">代码</pre>

相关推荐